寵物進客艙是人性化規范化管理

我們在搬家的時候經常會遇到家里有寵物需要一起托運,很多主人不忍心將寵物單獨托運,但是現在又沒有政策可以帶寵物一起走,所以動物進客艙問題,成了大家的一個熱議項目。

我們在搬家的時候經常會遇到家里有寵物需要一起托運,很多主人不忍心將寵物單獨托運,但是現在又沒有政策可以帶寵物一起走,所以動物進客艙問題,成了大家的一個熱議項目。
在飛機上,坐在你身旁的,除了是帥哥或美女之外,還可能是導盲犬、貓、兔子,甚至獵鷹……在很多國家,寵物被當成重要的家庭成員,不少外國航企都允許旅客將寵物帶進客艙,而非作為隨行行李托運。雖然在航站樓或飛機上與動物來一次不期而遇的邂逅,可能讓一些喜愛小動物的旅客驚喜萬分,但不規范的管理也可能讓航空公司、機場甚至其他旅客頭痛不堪。
例如,在美國,目前的相關規定允許旅客與提供情感支持的動物一起旅行。這些動物能滿足旅客精神或心理健康需求,但又有別于受過嚴格訓練的服務動物,如導盲犬。然而,就是這樣一項人性化的政策在實施過程中產生了很多負面影響,因為越來越多的旅客試圖將寵物或其他未經訓練的動物作為情感支持動物帶進客艙。這不僅導致美國航企運輸的所謂情感支持動物數量激增,與這些動物相關的機上事件也大幅增加。
美國航空運輸協會估計,2016年~2017年,航班上的情感支持動物數量從48.1萬只增長到75.1萬只,占所有運輸動物的73%。與此同時,涉及動物攻擊行為和動物在客艙及航站樓內隨地大小便、咬傷旅客等事件也不斷增加。
毋庸置疑,這些事件給美國航企帶來了很大的困擾,他們也紛紛收緊這方面的政策。美國交通部還在今年5月初宣布,將就一份管理服務動物的提案啟動為期45天的公眾評議。筆者認為,正是情感支持動物運輸政策不夠細致和完善才造成了這種局面。比如,其并沒有對不同種類的動物進行區分,也沒有要求動物主人確保動物在旅途中都待在寵物籠子里或接受有關在公眾場合中行為舉止方面的訓練等。
我們從美國航空業的例子中不難看出,動物進客艙必須依托完善的制度規定,整個行業都必須確保對動物運輸過程進行規范管理。動物被帶進航站樓和客艙內,既要保障動物的運輸安全,也要保障旅客和其他工作人員的安全。有的動物有很強的攻擊性,有的動物本身較難適應客艙環境,有的動物在飛行時快到“預產期”了……這些林林總總的情況要求全行業必須對動物的種類和體形大小、檢驗檢疫情況、身體情況等制定詳細的規定。
航空公司應該在本國的法律框架下,從旅客的實際需求出發,制定真正“接地氣”的動物運輸政策。比如,在中東地區,獵鷹是一種十分高貴的鳥類,也是一些“土豪”的寵物。卡塔爾航空便允許旅客將它們帶到飛機經濟艙內,并為此制定了嚴格的操作規范。該公司明確要求,為防止獵鷹飛行,必須用鏈子或繩子的一頭拴住它的一只腳,另一頭安全地系在管理者的手上;每名旅客僅限攜帶一只上機,一個航班限帶6只,且全程必須將其罩住。
其實,動物進客艙,不僅航空公司要對其進行規范管理,機場也有必要重新評估其航站樓內動物管理的規定。今年5月,一名旅客攜帶的金毛獵犬就在美國某機場的登機口生下了8只幼崽。類似這種意外事件以及動物在航站樓內排便、傷人等事件給機場的動物管理帶來了很大的挑戰。雖然機場對航空公司允許帶何種寵物上飛機沒有發言權,但對這些動物在航站樓內的行為進行約束和規范化管理是很有必要的。換句話說,機場在這方面必須制定配套的政策,如美國要求所有機場都要提供指定的寵物排便區。